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轉載岐豐集團“臨時休克” 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

時間:2014-8-31 15:37:36 作者 :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 點擊:
  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轉載岐豐集團“臨時休克”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岐豐集團“臨時休克”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岐豐集團“臨時休克”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該負責人表示,大企業的銷售網絡已經很健…
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轉載岐豐集團“臨時休克” 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岐豐集團“臨時休克” 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
岐豐集團“臨時休克” 大邱莊上演產業拯救

該負責人表示,大企業的銷售網絡已經很健全了,銀行不會輕易抽貸,但“現在經濟下滑,越是急用錢的企業,銀行越不給貸,很多小的企業資金鏈容易斷,生產肯定也受影響”。
鋼鐵加工業起家的天津靜海縣大邱莊鎮久負盛名,目前全鎮有傳統產業企業398家,2013年產量2120萬噸、銷售收入660億元。以產量計,焊管加工能力1926萬噸,2013年加工量1122萬噸,占全國同行業產量的五分之一,為全國最大的焊管加工基地。
不過,4個月前,當地民企代表——天津岐豐集團,因銀行抽貸引發資金鏈斷裂,出現“臨時性休克”。而在銀行信貸收緊和環保等外部壓力下,身處大邱莊的企業主們,普遍感受到了行業寒意。
今年4月末,《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曾前往大邱莊調查,并首次走進岐豐集團。彼時,該集團廠區里的機器已停止作業,除了門口的兩名保安,整個廠區鮮有人走動。
而今,在自救與當地政府和相關機構的拯救下,已經復產的岐豐集團除了控制采購成本,開始從體制上改變過去的家族式管理,先推承包制,再慢慢走向股份制道路。目前,岐豐集團正與天津冶金集團實施重組,后者將對岐豐集團的前述新項目進行重組,目前已走完審計程序。“(他們)控股也行,買斷也行,我們沒有任何條件,只要能把企業養活了就行。”公司總經理王興民說。
岐豐集團的經歷也是大邱莊的一個縮影。
岐豐“休克”
“7月份沒有滿負荷生產,當月完成了10.7萬噸,凈利潤280萬元,基本覆蓋了工資、折舊和利息等。”站在岐豐集團軋鋼車間門口,王興民向本報記者講述著集團復產以來的表現。
但提起幾個月前的那場債務危機,從業多年的王興民至今還心有余悸,“沒想到那時國家政策、金融部門都在對鋼鐵壓縮,這個局面一出現,企業資金鏈就斷掉了。”
岐豐集團成立于2004年3月,主要以生產冷軋帶鋼、熱軋帶鋼、高頻焊管、精品異型管和熱鍍鋅管為主導產品,下轄9個子公司,其中,2011年8月投建的吉宇薄板,被視為華北地區高檔精密板帶加工生產基地。
這樣一家當地的龍頭民企,卻在今年年初遭遇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債務危機。
王興民告訴記者,岐豐集團前年上了一個新項目——食品級的馬口鐵,經過論證,這個項目在區域位置、原料采集和下游運輸方面都有一定優勢,“我們是產業轉型升級的典型企業,產品很好,未來市場也很好。”
馬口鐵在板材類的地位,相當于汽車中的法拉利,岐豐集團試產一年,進入市場的反饋非常好,數據顯示,一期項目在2012年9月投產后,第二年就實現銷售額8億元。“4月份的時候,我們手里還有很多訂單,僅訂金這塊就有4800萬元,訂單甚至排到了6月份。”王興民介紹。
不過,項目在投資預算上還是出現差異,原本計劃投資13億元完成60萬噸的產能,實際上剛完成15萬噸產能(項目一期)就已經投進去7億余元,“我規劃第二期要上的話,要投入20個億(包括所有的土建、廠房),就能完成50萬噸產能。”王興民說。
大手筆的投資過程中,危機也突然降臨。
處于用錢之際的岐豐集團突然遭遇銀行抽貸,“好幾家銀行都抽貸,企業就頂不住了,不僅新廠停產,老的廠區也停下了。”王興民告訴記者,企業停產時的資金缺口有2到3個億。
8月25日,靜海縣政府一位官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岐豐集團當時貸款7個多億,停產并不是經營出問題或者融資比較多,而是被銀行抽走了4個多億后,因為人為抽血造成企業出現“臨時休克”。
外困圍城
8月25日上午,當《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趕到天津友發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友發集團”)鍍鋅管廠的時候,廠房里機器轟鳴,工人們正緊張有序地對產品打包,廠房大門外的馬路上,數輛掛著北京、河北牌照的大車正在裝貨,馬路兩側則排滿了三人高的鍍鋅管。
“這些管子都是新出來的,出貨很快。”友發集團一位負責人向記者說,友發集團鍍鋅管廠每天產量2500多噸,現在是滿負荷生產,每天來拉貨的大車多達二三百輛。
友發集團的情形,是大邱莊鋼鐵產業重現活力的當下實景。
“現在大邱莊的企業,都是經過幾輪大浪淘沙后留下的,小的煉鋼企業已經沒了,其他基本是加工企業。”大邱莊鎮一位官員如是介紹。
友發集團是當地名副其實的龍頭企業。本報記者采訪了解到,該集團去年出產各類鋼管800萬噸,今年估計能達到900萬噸。“鋼鐵形勢不好的時候,我們也在以每年100萬噸的速度增長,我們的目標是在2015年達到1000萬噸。”該集團上述負責人表示。
但這家企業同樣有自己的煩惱。“現在看著廠房挺好,但不太掙錢,我們內部有句話,是可以不掙錢但市場不能讓。”上述負責人說,這個產業是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如果沒有量,根本就活不了。
一家企業高層也說:“現在企業都是微利,有的時候還賠錢,下半年會怎么樣,目前還看不出有什么好轉。”
而與友發集團等實力企業不同,更多的企業苦惱于銀行貸款。
該負責人表示,大企業的銷售網絡已經很健全了,銀行不會輕易抽貸,但“現在經濟下滑,越是急用錢的企業,銀行越不給貸,很多小的企業資金鏈容易斷,生產肯定也受影響”。
前述大邱莊鎮官員也表示,當地個別企業一般采取短貸長用,“為什么這么辦,就是銀行不給你貸固定的項目貸款,只能用流動資金貸款,你投10個億,金融部門給4個億就不錯了,其他缺口只能用流動貸款填補。”
流動貸款一般是1年期限,而固定資產投資三五年可能都收不回,以致到還本付息的時候,企業只能靠小額貸款、民間借貸和企業間拆借三個渠道來“拆東墻補西墻”,所以財務成本就上去了。
上述靜海縣官員告訴本報記者,現在很多金融機構和銀行,一聽鋼鐵行業不好,馬上就對鋼鐵企業限制,但很有可能因為金融機構缺乏對行業前景的充分調研和宏觀把握,造成某些發展前景尚好的行業出現恐慌,進而對正常經濟的發展造成不利影響。“銀行給你貸款后怕你還不上了,才抽貸。真正的產品、市場和經營上,沒問題。”
在他看來,不光銀行對民營鋼企不信任,金融機構之間也互不信任,當企業逾期還不上,各家機構本著自身利益優先的原則,誰都想挽回自家的“一杯羹”。
救還是不救?
“大邱莊鎮黨委政府,并沒有把岐豐這個事看作是一個企業的倒閉,而是看作一種關于鎮域甚至縣域經濟、關乎社會穩定的問題,他們呼吁上級部門和金融機構給予支持。”前述靜海縣官員回憶。
大邱莊鎮上述官員認為,對于那些在升級轉型中遇到困難的企業,政府就要施以援手,救了就能活,活了肯定能持續發展。“我們最擔心的是,轉型升級的企業破產倒閉了,從市里到地方的工作就白做了。”
記者拿到的一份《大邱莊鎮傳統產業三年轉型升級工作方案》顯示,通過關停重組一批、產業轉型一批等五種方式,大邱莊目前正推進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目標是三年轉型升級398家,其中今年100家。而岐豐集團所做的馬口鐵項目,就是要從過去以生產加工焊管的熱軋窄帶鋼,向廣泛用于制作食品罐、飲料罐、化工罐以及電子行業配件的高檔精密板帶轉型升級。
“政府力挺,全力解決這個事,金融部門支持,企業自身努力,這三方面的措施,缺一個都不行。”這已成為當地相關人士的共識。
記者梳理發現,在岐豐集團因銀行抽貸被迫停產后,光由天津市領導直接主持的專門會議至少有4次,其中,市里領導給相關銀行開會的時候,明確指出:凡是大邱莊轉型升級的、有潛力的企業,第一不能抽貸限貸,第二要提供方便給企業倒貸。
同時,靜海縣委縣政府、大邱莊鎮也多次開會研究辦法,尋找化解“危機”的良策。
結合大邱莊和靜海縣的實際情況,靜海縣成立了自己的資金“蓄水池”。這個資金蓄水池全稱是轉型升級基金,由政府和民營企共同出資3個億組建。“在企業資金周轉過程中,資金緊張的時候可以申請,幫著企業倒貸,避免在資金緊張的時候向民間借高利貸,同時也會維護銀行利益。”靜海縣金融辦負責人如是向本報記者介紹。
此外,當地成立專門協調銀行機構的工作組,向銀行部門介紹企業基本情況和企業轉型升級的決心,說服銀行“不抽貸”。根據靜海縣金融辦負責人的介紹,經過一段時間的合作,在化解企業債務危機中,銀行機構給了企業尤其是涉鋼企業比較大的支持,“有的是我們帶著企業去找的,也有銀行領導帶著管風險、投行部門來的,對接得還不錯”。
與此同時,靜海縣還組建了防控金融風險領導小組,依法打擊聚眾哄搶企業財產,嚴厲打擊惡意轉移資產,逃避債務等違法行為,確保全縣經濟社會穩定。
在當地政府、金融機構等的共同搶救下,岐豐集團所屬的兩家實體企業已經恢復生產,而上述“資金池”也先后為13家企業實施倒貸22筆,共計5.18億元,多家銀行為企業按期倒貸。
抽貸限鋼“急凍” 大邱莊春天里的“冬日”
天津大邱莊,這個曾經的“天下第一莊”,因鋼鐵而延續輝煌,在京津冀鐵腕治污以及鋼鐵產業風光不再的背景下,轉型而艱難。
  • 查看與 環氧煤瀝青防腐螺旋鋼管
  • 相關產品
  •  相關新聞
  • 沒有資料
  •  相關產品
  • 沒有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