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E防腐鋼管近期市場走勢

時間:2015-10-28 9:55:02 作者 :admin 點擊:
  鋼廠減產停產頻發鋼材市場供需矛盾仍然突出

鋼廠減產停產頻發 鋼材市場供需矛盾仍然突出

 近期,在跌跌不休的鋼材價格以及慘淡的盈利現狀壓力下,國內鋼廠檢修減產停產消息逐漸增多,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市場的悲觀情緒,但這波減產停產潮能否持續,鋼市歷史性底部是否已基本形成,行業的拐點已經來到?本文將就這波鋼廠減停產潮對鋼市的影響作簡要分析預判。

一、鋼價屢跌不止,鋼鐵生產20年首降

    2015年國內市場的鋼材價格,可謂一瀉千里,相對于2014年下跌趨勢,不但沒有減緩,反而更加劇烈,Mysteel普鋼綜合價格指數從去年年底的106點跌到10月19日的76.51點,降幅27.8%;與去年同期比下降34.89點,降幅為31.3%。10月19日全國均價與上年末相比,冷軋薄板每噸下降1270元,鍍鋅板每噸下降1230元,熱軋卷每噸下降992元,三級螺紋鋼每噸下降687元,高線每噸下降622元。

    鋼材價格的持續走低,導致了行業普遍虧損:在Mysteel上周調研的全國163家鋼廠中,盈利鋼廠的比例已降至4.91%,幾乎是全面虧損;發改委統計上半年鋼鐵主營業務虧損216.8億元,同比增虧168億元,鋼鐵行業利潤創20年來新低;可以說,鋼鐵行業正經歷最艱難的時候。

    根據統計局數據顯示,1-9月全國粗鋼產量6.1億噸,同比降2.1%,粗鋼產量近20年來首次下降,說明在如此低迷的市場環境下,市場機制已經開始發揮作用,倒逼鋼廠減產、停產以自救。福建三鋼、首鋼長治、成渝釩鈦、包鋼漣鋼新撫鋼宣鋼等鋼廠已相繼宣布將對生產線進行檢修,唐山地區不少鋼鐵企業高爐停產。人們不僅要問,這波減產潮是否能演變成實質性的全國范圍內的大規模減、停產潮呢?鋼價能否止跌回升呢?行業的底部到底在哪里呢?

二、鋼廠減停產頻發,供需矛盾仍然突出

    在跌跌不休的鋼材價格以及慘淡的盈利現狀壓力下,近期減產、停產的鋼廠不斷增多,根據Mysteel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大約1500萬噸產能因虧損而停產,同時,根據Mysteel 對國內163 家樣本鋼廠的持續跟蹤調查,高爐產能利用率85.80%,仍然處于較高水平,相比前期低點仍有下降空間。

    自2011年底以來,國內鋼價基本陷入了單邊下跌的態勢,嚴重的供需矛盾不容置疑是其重要影響因素。根據中鋼協統計,目前我國粗鋼產能已經達到12.5億噸(包括未納入規范條件的1.1億產能),而去年的粗鋼產量為8.26億噸,產能利用率僅為66%,同時,去年的粗鋼表觀消費量僅為7.38億噸,過剩產能超過5億噸。在如此巨大的供給壓力下,目前市場上出現的零星減產行為對整體的供給面影響微乎其微,鋼材供大于求的矛盾仍然十分突出。鋼價的反彈,需要行業層面更多的減產、停產甚至破產的到來。

三、產能過剩是行業沉疴,去產能任重而道遠

    可以說,鋼鐵行業產能過剩是公認的行業沉疴。早在2003年,國家發改委就曾發出警示:鋼鐵行業出現盲目投資,供過于求。此后雖然國家相關部門已先后出臺了一系列淘汰鋼鐵落后產能的政策,但效果總是適得其反,走入了“越調越多”的怪圈。從2003年起至今,我國的鋼鐵調控進行了整整12年,但鋼鐵產能卻從2003年的3億噸,增長至2014年的12億多噸,似乎每次調控過后,都會迎來新一輪狂歡。

    在目前如此低迷的市場價格下,鋼廠基本都面臨著巨大的虧損壓力,撐不下去的選擇了減產、停產,雖然只是很少一部分鋼廠的個別行為,只是在這個敏感階段爆發出來顯得更加特殊而已,但更多鋼廠選擇的仍是堅守。對堅守的鋼廠而言,減產停產可能意味著更高的運營成本,保住市場份額、確保資金流、地方政府壓力、銀行融資和貸款等等都如一座座大山束縛著他們的行為。而且,國內鋼鐵行業也不是沒有經歷過行業谷底。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也曾迫使鋼廠大幅度減產,但緊接著在“4萬億”大規模刺激政策下,在接下來的3年里鋼廠再度享受了一場饕餮盛宴,期望行業環境好轉和政府調控力度加大堅定了鋼廠“堅持就是勝利”的信念。總的來說,由于我國鋼鐵行業的特殊地位與運行體制機制問題,鋼鐵產能退出困難重重,去產能任重而道遠。

四、鋼價下行壓力已轉變為需求拖累為主

    從2001年到2010年,受國內經濟高速發展推動,鋼鐵業的發展進入了一個近乎瘋狂的階段,鋼價大幅上漲,行業利潤高企,產能快速擴張。2003年,鋼鐵業總投資1427億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87.2%。其后數年粗鋼產量增速維持在20%以上,2007年一度接近30%。大干快上為今日鋼鐵行業的危機埋下了伏筆,但直到2012年,國內經濟發展出現放緩,鋼鐵需求急劇減少,產能過剩弊端才爆發出來。

    實際上,在過去的幾年,我國粗鋼產能增速已經放緩,2014 年已經降至1.4%;而統計局公布的鋼鐵行業固定資產投資額不斷負增長的事實也說明,當前我國鋼鐵行業供給層面已基本停滯增長。真正造成目前現狀的核心因素是下游需求的急劇萎縮。中國鋼鐵消費量已經進入峰值期,下游市場需求容量急劇收縮。鋼材價格下行壓力正逐漸由原來的以產能過剩為主轉變為需求拖累為主。

    當前,我國經濟正“三期疊加”的調整期,經濟放緩是必然之勢,前30年的高速增長將不復存在,從而使鋼材需求由峰值進入回落的趨勢打開。根據發達國家和產鋼大國的發展規律,人均產鋼達到600公斤時便進入消費峰值,5到10年后進入嚴重過剩階段,根據此標準,我國2013年就達到峰值。2014年我國粗鋼表觀消費量較2013年下降4.4%,僅為7.38億噸,相對于目前12多億噸的粗鋼產能來說已是嚴重過剩。盡管宏觀政策正在發力,基建投資逐漸加大,不過,對于產能嚴重過剩的鋼鐵行業來說,國家已經吸取以往教訓,很難有對行業直接的利好政策出來,更多的只能從系列新政中獲得間接利好。同時,我國經濟畢竟處于深化改革、轉變發展方式的關鍵階段,投資對鋼材需求刺激有限,釋放新需求空間的能力也有限。在目前國內產能巨大、需求遞減的嚴峻形勢下,去產能又困難重重,鋼價下行壓力將長期存在。

 

五、“寒冬”遠未過去,減產是必然趨勢

    就我國鋼鐵業本身而言,短期來說,屬于國家支柱產業之一,其地位在工業化完成前是很難動搖的,但下游需求增速放緩、利潤薄甚至虧損、產能過剩等成為近期的趨勢,未來幾年鋼鐵業的工作重心將轉移到落后產能淘汰和解決鋼鐵產能布局不合理上。參照日本和美國鋼鐵行業的發展路徑,他們各自花了20年時間來調整過剩產能,在我國去產能也將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工作,行業的拐點遠未到來,接下來的幾年才是中國鋼鐵行業真正的“寒冬”。對鋼鐵企業而言,如何在嚴酷的環境下生存下來是首要任務,而減產是必須要做的選擇之一,在沒有出現實質性產能關停之前,鋼價和盈利暫難有顯著改善。 

  • 查看與 3PE防腐鋼管
  • 相關產品
  •  相關新聞
  • 沒有資料
  •  相關產品
  • 沒有資料